第四百四十七章 顶多是只小母鸡

小说:桃花村的女人 作者:17楼
    此时正是吃早饭的时间,但被郭震东这么一闹,柳家人哪还有心情吃什么饭啊。

    “造孽,造孽啊,咱家怎么摊上这么个混账亲戚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”

    “妈,别哭了,呜呜”

    柳杏儿的房间里,不时传出周淑芬哭天抹泪的声音。

    声音里透着无比的心酸和悲愤,以及对未来生活的绝望。

    柳杏儿边劝慰母亲,自己边不停地掉眼泪。

    柳老憨顿在墙角处,“吧嗒,吧嗒”地抽着烟,不时长吁短叹,脸黑的如同一只被霜打的紫茄子。

    柳桃儿坐在床头一言不发,牙龈紧咬,娇嫩的脸蛋被怒气熏的通红,胸前那两座挺拔的双峰正急速地起伏着。

    此刻,她的心情真是复杂极了,既有对郭震东的恨,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愧疚之情。

    父母年纪这么大了,还要为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女儿心受辱。自己真是不孝啊。

    “妈,别哭了,反正我已经铁了心和他离了,如果他不肯罢休,就让他打死我算了”看着父母满头枯白的头发,还有他们脸上悲痛欲绝的表情,柳桃儿十分心疼地宽慰道。

    哪知她这么一说,周淑芬的眼泪流的更快了。

    那一颗颗豆大的浊泪,从她皱纹密布的苍老脸颊上断线般滚落,泣不成声地哭诉道“女儿啊,你也不小了,平时看着挺懂事,怎么就这么这么让人不省心呢”

    “妈,我”柳桃儿强忍的泪水一下子盈满了眼眶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今年都三十出头了吧,怎么做事还像个小孩子一样”周淑芬似乎憋着一肚子苦水,用袖子抹了下泪水,连珠炮似地向她数落道“自从你嫁给郭震东之后,你们让我和你爸省心

    过一天吗不是三天两头的吵架,就是打冷战以前你是嫌弃郭震东不务正业,现在他发迹了,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天天闹,天天闹,一家人过日子,有什么好闹的啊”

    话没等说完,周淑芬便捂着脸“呜呜”哭了起来“你这是真要逼死我啊”

    “妈”

    听了母亲的话,柳桃儿心中真如乱剑穿心般难过,接着便扑倒在床上,抱着被子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她真的很想告诉母亲,自己不是不懂得知足,而是郭震东做的实在太过份了。

    他在外面花天酒地、包养小三小四我可以忍,喝完酒拿我出气我也可以忍,但是他不该把我当成货物一样,随便让别的男人睡。

    我是他老婆,不是外面发廊里的小姐,他怎么可以这样羞辱我,呜呜

    可是这些委屈和耻辱,她却不想再提了。

    哀莫大于心死,自己已经这样了,说出来,只会让年迈的父母更觉难受,徒增悲痛。

    但她这么一哭,柳水生却有点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这货“霍”的一声从起来,晴天霹雳般大喝一声道“都别哭了,哭什么哭,哭丧呢你们”

    “嘎”

    这货这么一嚎,屋内此起彼伏的抽噎声顿时刹住了车。

    周淑芬、柳桃儿和柳杏儿,全都抬起婆娑的泪脸,睁着一对对红肿的眼圈望着他。

    就连柳老憨此刻也不抽烟了,张着大嘴,盯着他,傻了眼。

    “水生,你怎么跟妈说话呢”短暂的沉默之后,柳杏儿小声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这样,你们还不知道哭到什么时候呢”柳水生欠意地看了看了柳桃儿一眼,接着向周淑芬柔声道“妈,不是我说你。其实吧,这件事真不怪大姐。我倒觉得她和郭震东离婚,是十分理性和明智滴”

    不等屋内众人开口,这货缓缓走到柳桃儿身边,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张餐巾纸,怜惜地擦掉她雪腮上的泪花“姐,看你,脸都哭花了。“

    柳桃儿芳心“突”的一跳,本能地向后躲闪了一下。

    虽然对柳水生早已经芳心暗许,也决定将后半生托付给他,但柳桃儿却不想暴漏和他的关系。

    毕意这种感情是见不得光的,让外人看到了不好。

    但柳桃儿还是小看了柳水生的厚脸皮程度,或许,奇葩之人的思维,是正常人无解的。

    抗拒了几下之后,柳水生还是霸道地搂住了她,继而还恬不知羞耻地将她喷香的娇躯搂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那蛮横的架势,就好像一头雄狮抢到猎物之后,在宣示自己的拥有权。

    柳桃儿挣脱不开,只能脸红心跳地随他去了。

    “郭震东那种王八蛋根本就是个狼心狗肺的玩意,你们把桃儿姐这么好的女人许给他,这不是往火坑里推吗”柳水生义正言辞,表情还带着些许难过,似乎有些痛不欲生似地说道“那王八蛋根本没把桃儿姐成人看,在他眼里,桃儿姐只是一只会为他们传宗接代的生育工具而已,说难听点,就是一只会下蛋的小母鸡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”

    柳老憨会烟呛了一下,捂着嘴大声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呀,姐怎么成小母鸡了”柳杏儿嘟着小嘴数落着。显然对这货奇葩的比喻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周淑芬却忍不住破啼为笑起来,笑嗔道“傻孩子,怎么形容呢”

    柳桃儿脸色娇羞地垂头不语,底下,却偷偷地在柳水生的胳膊上轻掐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水生的意思俺明白,虽然话糙了点,但理不糙”沉默了半天的柳老憨磕掉烟锅里的烟,终于开口道“桃儿嫁给那姓郭的,还真是朵鲜花插在了粪堆上。以前我就看那小子不顺眼,本以

    为年纪大了,性子怎么也该收敛一些了吧,哪知那货是越混越混账。现在他虽然发达了,但脾气更是见涨。桃儿跟了他,下半辈子也绷指望能享福离了就离了吧,凭咱桃儿的样貌,就算带着小虎,也照样能再找个好人家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那小子混账了,当初你干嘛去了”周淑芬幽怨地看着柳老憨,训道“那会要不是你寻死觅活地逼着桃儿,她能吐嘴嫁给郭震东吗提起这个婚事,我心里就怄气。当时谁不知

    道郭震东是个泼皮无赖啊,人家只不过提了两坛子好酒,就把你这个老东西给迷住了,害得咱闺女遭了这么多年罪,咱闺女冤不冤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周淑芬的眼泪又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都是过去的事了,还提提它作啥啊”柳老憨自知罪孽深重,十分窘迫地垂下了脑袋,几乎不敢正视屋内四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亏得咱闺女大度,换成其她人,得恨你一辈子”周淑芬仍然怒气未平地说道。

    柳老憨讪笑地摸摸脑袋,有些欠意地瞅了柳桃儿一眼。

    还别说,被柳水生的胡搅蛮缠这么一掺和,屋内悲愤压抑的气氛,竟然变得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其实大家心里都已经接受了柳桃儿和郭震东离婚的事实,而方才的埋怨哭泣,只是在发泄各自心中的愤恨情绪罢了。

    毕意是自己的亲生女儿,周淑芬和柳老憨就是心中再有恨,还能真恨自己的闺女不成

    “桃儿,你也别揪心了,等和郭震东办了离婚手续,你先在家里住两年,等瞅到了好人家,你再嫁出去”周淑芬说着,眉头却仍然拧着大疙瘩,有些担忧道“妈只是怕郭震东不会善罢甘休,那种泼皮哪里吃过亏啊,瞅刚才的架势,过几天肯定还会带人来闹,唉”

    柳水生一听就急了,心说怎么还让桃儿姐嫁人呢,直接让我照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但这些话他是不敢提出来的,于是便推了推身边的柳桃儿,还向她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柳桃儿明白他的意思,两朵诱人的红云不禁爬上了面颊。

    但她却装作没有看懂的样子,羞答答地垂着脸,却不吐嘴。

    柳水生有些急了,忍不住在她柔软的腰间捅了一下。

    柳桃儿的脸更红,微微挪了下,刻意离他远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桃儿姐,你倒是说话啊”柳水生见她不配合自己,不得小声提醒道“你要是再嫁人了,那我怎么办啊”

    “凉拌”

    柳桃儿窘迫地低声道,心里却有些喜滋滋的。

    暗想你个傻小子,这些话我怎么好开口呢。再说了,你让我怎么去说啊,难道说我要嫁给你,别给我找男人了

    看着柳桃儿那张如花瓣般娇艳的面容,嗅闻着她身上那一缕缕沁入心扉的少妇体香,柳水生对她更加垂涎欲滴了。

    暗自发誓,这辈子说什么也得让桃儿姐成为我的女人

    在二人偷偷地眉目传情之际,柳杏儿大声说道“这是个讲法制的时代,他要再敢来,咱们就报警抓他,我就不信郭震东能支手遮天”

    只见她握紧拳头,美丽的杏核眼瞪的溜圆,活脱脱一只准备战斗的小母鸡。

    “唉,清官难断家务事,恐怕人家警察也不会管这闲事吧”周淑芬苦恼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一听此话,柳老憨的表情也开始蔫吧了,点头符合道“是啊,郭震东那么嚣张的一个人,狐朋特别多,搞不好跟派出所的人还是酒肉朋友呢。他们就是来了,也不会帮咱们啊”

    “嘻嘻,他的狐朋多,咱家也不差嘛”柳杏儿嘻嘻笑道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奇异果小说网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hbqy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